★百★度★一★下★365笔趣阁★
★看★小★说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
    敲下大结局的时候,也代表这本农家走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从去年六月一号匠纸发表农家到今天,恰恰好经过了整整一年时间。

    365个日夜,风雨无阻,匠纸战战兢兢,几乎每天都在电脑前爬文字,一下子突然解脱了,匠纸心中分外怅然若失,在电脑前呆坐良久,原本早就想好,要洋洋洒洒和大家说上很多很多心里话,写下许许多多的完结感言。

    可真到了此时,却发现自己脑袋里一片空白,想不起自己原本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先让匠纸向诸位书友道谢!

    是大家的共同努力,才使得农家走到了今天,一路走来,都离不开大家的不离不弃,一路相随。

    匠纸感谢大家!

    鞠躬!

    再鞠躬!

    再来说说农家吧。

    农家的这个结局是匠纸在开文之初就想好的,虽然和最初的预想有些许出入,不过还算是一个大团圆结局。

    文中狄烨磊失忆的片断,可能有朋友觉得不尽兴,为何没有详细写他和柳丝丝重逢之后的经过?其实这在匠纸看来,写和不写,区别就在于诸位书友脑补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要说文中的男配左星宇,在大团圆结局中,原本有提到他的,匠纸想了想,又把他的戏份删掉了。

    个人觉得,其实缺陷也是一种美!

    左星宇离开后过得如何呢?

    在浪迹天涯,还是从此相忘于江湖?

    这个恐怕只有文中的柳丝丝才知晓了。

    还有小小,他究竟是不是从现代穿越过去的呢?答案自然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原本大结局中,还有一个俏皮的女孩儿追着他来给丝丝贺寿,匠纸最后也把这段删掉了。原因是小小的故事太多太多,多到匠纸完全无法用三言两语说完,索性便留了个悬念,由朋友们自行想象吧。

    至于剧中其他人物的结局如何,匠纸就不一一列出来交待了。

    一路相随走到这里,匠纸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。

    这本农家匠纸不打算写番外,农家写到现在,由于身体原因,匠纸一直病着,后来又住院十天,之后又是漫长的恢复期,已经耗尽了匠纸的心力。

    加上新文《悍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成瘾》如今已经有17万字,下一步,匠纸将全力冲击悍女,尽量存稿。也希望能在悍女一文里,再度看到大家的身影。

    如果说《农家喜当妈》里的女主柳丝丝柔情似水的话,那么《悍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成瘾》里的女主苏盼儿就是个十足的彪悍女。火辣辣的性子,却心思细腻,又独立坚强,希望大家能喜欢苏盼儿,喜欢悍女。

    到此,匠纸再一次向大家致以最崇高的谢意!

    感谢大家!

    愿我们一路同行,永远同在!

    鞠躬!

    另:附上匠纸新文

    《悍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成瘾》

    简介:一穿越就赶上洞房进行时,要不要这么火爆?

    “哎,新郎官你等等,我不是你媳妇呀!”

    苏盼儿抵死不从。

    某人化身为狼,狡黠笑道:“都进了狼窝,还想不让狼吃肉?媳妇儿你别闹!”

    吹灯,扑倒!

    第二天,苏盼儿扶着酸痛的腰,满脸哀怨:谁说她夫君是痨病鬼,活不过明天?

    昨晚那生猛又不知餍足的狼人是哪个?

    第一章:

    恍惚中,苏盼儿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周围很黑,唯有一点如豆的亮光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醉得迷迷糊糊的眼对不上焦距,那绿豆大小的光晕晃得她眼花。连带的,她整个身子都飘了起来,随着微风摇摆,轻得好像一根没有丝毫分量的羽毛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是真的醉了,而且醉得还不轻。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起来,下意识去捕捉那一点亮光,却捞了个空。身子前倾,朝着那点亮光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耳畔一道醇厚的男声响起。

    苏盼儿微微眯起眼,想要看清眼前的景色,却被一片耀眼的大红炫花了眼。脚下一软,就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一道火热的气息在脖颈上喷涌,让她浑身一阵哆嗦,蹙眉缩起脖子抗拒着。

    “痒……”

    她伸手将温热之源拂开,手却分外软绵绵的,完全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“乖,别乱动!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再度响起,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衣衫似乎也被那双大手剥离,肌肤和空气一接触,带起一股子的凉意。不等她混沌的大脑想明白,那俱滚烫的身躯紧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浑身好像沸腾般滚烫,她无意识的扭着身子,想要靠近那让她心安的源泉。

    这源泉的身躯可真够瘦削的,小麦色的肌肤,赤-裸的胸膛上有一道长疤,反而呈现出一种妖冶的美感,比杂志上的模特还要吸引人。

    她的脸好像着了火,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美景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,可惜呀……”

    苏盼儿满足得叹了口气,她从来都是美好事物的绝缘体。

    小时候她就是出了名的孩子王,长老们口中的刺儿头。长大后出来工作,闲暇时和一帮哥们儿走南闯北,收获了一大票蓝颜知己。大家都拿她当好兄弟好哥们儿,却全然忘记了其实她也是个女人,也需要温柔呵护。

    眼前这帅气的男人如此温柔的待她,恐怕也只是春梦里才有得福利了。

    对方的嘴里似乎说了什么,不等她闹明白,某个隐秘处突然传来一股子剧痛。

    “啊!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是场春梦而已,怎么会痛得如此真实?

    冷汗唰一下从额头飙出,她顾不得是不是在做梦,手脚并用奋力挣扎着。

    对方却比她快一步,一只大手握住她的小脚顺势一扯。

    “乖!别动!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苏盼儿用力眨眨眼,再眨一眨眼,总算看清了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居然敢占老娘的便宜?胆儿可真够肥的!

    她抡起一脚朝那道身影踢去!

    对方全然没有防备,径直从床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赶忙抓起被子顺势一裹,直接将裸着的自己捂了个严实,一脸惊诧打量起周围来。

    黑漆漆又破旧的土坯房,低矮的窗棂上贴着大红喜字,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书桌,上面正燃烧着一对大红喜烛。而她躺在一床绣着鸳鸯的喜被上,地上还有个赤身裸体的男人。

    让她一时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她不是正参加自己暗恋多年的好哥们儿的婚礼,顺带灌了自己几杯酒一醉解千愁吗?

    苏盼儿快速扫了一圈,这里是哪?自己怎么会在这里,还……

    她越想心里越窝火,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地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个被她踹倒在地的男人大张着嘴显得很是吃惊,被她拿眼一瞪总算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可是身子不舒服?你……咳咳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想要说什么,还未开口就发出一串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少假惺惺的装模作样了。滚开!你要是再敢占老娘的便宜,信不信老娘现在就结果了你!”

    苏盼儿厉声恐吓着!

    那男人哑口无言,看到苏盼儿仿佛炸刺的小刺猬般防备的模样,嘴皮子动了几下终究什么也没说,撑着未着一缕的身体爬起,拿起一旁的裤子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苏盼儿悄悄松了口气,看着对方手中的衣物,脸上的警惕丝毫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她的防备让男子有片刻的呆愣,随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,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,以后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,需要什么就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家?

    她哪里还有家!

    家这个字好像刺激了她,让苏盼儿的眸子添上了几分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的脸上有着片刻的僵硬,有些迟疑的看着她:“怎么了?你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记得什么,她该记得吗?

    男子的眼底划过一道黯然,嘴角微微上挑:“你是我的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就像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,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仿佛电影般出现在苏盼儿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原来这原身也叫苏盼儿,傻不伶仃的又黑又壮还忒能吃,偏偏为人老实肯干,在家里可没有少吃苦。只记得这桩婚事原本是她堂姐的,不知道为何后来却换成了她。

    苏盼儿蹙眉,原身留下的记忆碎片太难整合,似乎是喝了交杯酒之后她就迷迷糊糊睡去,结果醒来就换成了现在的她。

    苏盼儿心中一阵哀嚎,居然穿了!这太狗血了有木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一穿来就赶上洞房进行时,要不要这么火爆?

    “哎,新郎官你等等,我不是你媳妇啊!”

    苏盼儿赶忙纠正着。

    笑话!哪有这般赶鸭子上架的!这算啥事儿?

    “别叫我新郎官,怪别扭的。你叫我秦逸或者逸就好。”

    逸?

    她和他有这么熟?

    苏盼儿嘴角一撇:“你想得倒美!我才不管你是谁,今晚你要是再使什么坏心眼儿,可别怨老娘的拳头不长眼。”说话间,她还顺便赠送对方两颗杏仁儿。

    你说不使坏就不使坏?

    某人挑眉轻咳两声,欺身上前故意调侃着:“媳妇儿你是不是搞错了?今儿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。”

    看出对方眼底的得意,苏盼儿奋力挣脱。

    “放开!快放开我,否则我就开始喊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。”

    某人化身为狼,狡黠笑道:“都进了狼窝,还想不让狼吃肉?媳妇儿你别闹!”

    吹灯,扑倒!

章节目录

农家喜当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365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豆豆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豆匠并收藏农家喜当妈最新章节